不管你外表看起來如何,能力如何。你都不需要為了別人改變自己。我相信,一定有個人,他就愛你現在這個樣子。 

改變自己太多,反而會感覺不到愛

如果你為了對方而提昇自己,你也如願和對方交往。即使如此,你得到的,並不是愛,而是成就感。成就感與愛不同。只要你願意努力,總有一天你會變得更棒,更接近理想中的自己,也更吸引人。可是,你還是得不到愛。

我也曾經喜歡一位女孩。那時候,我講了很多笑話給她聽。狀況也沒有改變。可是,我把握那段時間,經常和她互動。後來她因為父母的關係而轉學。她離開前,為我流淚。這就是感情。

小學的時候,我喜歡班上一位女孩。她是才女,會畫畫會寫作文。我們班上有一位網球王子。他帥、有錢、功課也好。女生都喜歡他。他常常和才女講話。大家都認為他們是一對。雖然如此,我還是很想認識她。

風紀股長有權力調換座位。我和她交朋友,拿零食給她吃。我告訴風紀,我可以幫她探聽網球王子和才女的交往狀況。風紀幫我調到了才女旁邊。

我是個鄉下小孩,放假都在田裡玩。我奶奶去世得早,外婆住在市中心。爸媽安排我去市中心念小學,下午外婆來接我放學,晚上爸媽再接我回郊區。

我的草根味,和才女的氣質根本不搭。才女並不喜歡我,不准我摸她的桌子。我講笑話給她聽。她笑了。她說,她其實不喜歡網球王子,同學把他們倆送做堆,她覺得很煩。

我每天講笑話給她聽,還每天問她:「妳今天喜歡我了嗎?」
她總是會說:「不喜歡。」
直到有一天,我問她:「妳今天是不是一樣不喜歡我?」

她聽完就哭了。我也不知道她怎麼了。

第二天,她沒有來上學。老師說,她的爸媽幫她轉去念美術班,她以後不會來班上了。

這一天,換我哭了。

我們都必須在自己還沒有那麼完美的時候,勇敢去愛,勇敢去要求別人來愛自己。如果對方也願意接受我們的不完美,那我們才會感受到愛。

在我們做得太好以前,一定要找個人來陪伴自己。不然,我們永遠只是在追求成就感,而女孩子也只是成功的獎勵罷了。

愛跟成就感不同,不必為了對方改變太多。不然你得到的是成就感,不是愛。把握時間,多和對方相處,比較實在。


你不說想她,她怎麼會有感覺?

作家李敖,他曾經出版自己的情書。他不隱藏自己的感情。他直接表白,但又不會受制於對方。我摘錄他的話給大家參考。為了方便大家閱讀,我去掉前後文,依照他的邏輯潤飾:

#我有時候喜歡妳,有時候不喜歡妳。
#我喜歡妳,但是我不會追求妳。因為妳很聰明,妳一定會拒絕我來抬高自己身價。
而我是如此喜歡妳,我承受不了被妳拒絕的痛苦,所以我不會追妳。
#剛上車,看到窗外景色就想起妳來。(※李敖看到什麼都會想起對方。)
#像妳這麼聰明的女生,不會喜歡其他那些蠢男人吧。
#我知道男人總像蒼蠅一樣圍繞著妳。妳玩玩就好,但不可接受他們。因為妳不是屎。
#都過這麼久了,妳還不來找我,你忍心看我想妳想得這麼痛苦嗎?(※其實也才過了幾週。)

男生常犯一種錯誤,就是喜歡問女生過得怎樣。李敖很少問女生的事情,他都講自己的事情。如果兩個人還沒認識多久,男生最好不要一直去問女生平常的生活。我記得我當兵的時候,常常要做高鐵到高雄去。高鐵經過嘉南平原。我就用手機傳字給忻華。我說:「看到一片稻田和開闊的天,風景很讚,我就想到妳。」

反正,你看到什麼就和她講,順便說你想到她。因為你是講自己看到的事情,對方比較不會有壓力。

李敖說:如果你怕女人拒絕,那表示你愛面子不愛馬子。

李敖不怕女人拒絕,他勇敢表白,還不只表白一次。但是他也很有禮貌,不會打擾人家,只是一直寫情書。


這三味少一味,愛情就走味

熱情、友情、親情,三項加在一起,才是真正的愛情。

你看到他,感覺心花開,很喜歡。這就是熱情,也可以說是衝動。如果你可以和他聊天,分享兩人的興趣。這就是友情,也可以說是互相了解。如果你照顧他,他也照顧你。這就是親情,也可以說是責任。

熱情、友情、親情,也就是衝動、了解、責任。三項組在一起,才是真正的愛情。欠一項,你就會感覺不安全,也沒辦法愛。

如果兩人只有熱情,就是一夜情。如果只有友情,兩人就是朋友,不是愛人。如果兩人只有親情,生活就沒有趣味。

我常聽人家講,兩人在一起太久了,沒感覺了。兩人沒有熱情,也感覺沒衝動。其實兩人不只沒有熱情,連友情和親情也沒了。這個時候,你可以想一想,是不是兩人太少聊天,不了解對方的生活,不知道對方最近看什麼電影?互相了解,增加兩人的友情,就可以找到熱情。還有,你也可以想一想,是不是兩人最近沒有互相照顧,你沒有去幫他準備早餐。你想看看,如果你一早就看到有人幫你準備吃的,是不是覺得很溫暖?

熱情就是一把火。火要燒得久,就要放木柴。只有木柴,火也不旺,還要風來吹。友情就是柴,親情就是風。一直放柴進去,火才燒得久。一直有風吹,火才燒得旺。

忻華以前參加登山社,很會走路。路走太多,腳皮就會厚。有一次,她就跟我說,她的腳皮又厚又粗,感覺像樹皮,她不喜歡。我喜歡自己裝潢,買了很多電動工具。我就說,我可以幫她磨腳皮。人皮膚最硬的地方,就是指甲。腳皮如果厚,就跟指甲差不多硬。反正,電動工具本來就可以拿來磨樹皮,磨一下腳皮應該也可以。我幫忻華磨腳皮,我很小心,慢慢磨。忻華覺得很舒服。她看我磨得很認真,好像在做家具。她就覺得很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