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唸小學那年代,男生和男生玩,女生和女生玩,大家都覺得這樣很正常。要是有男生和女生多講一點話,大家就會喊:男生愛女生。搞得當事人很尷尬。

曾經,我的世界只有男孩,沒有女孩

現在,大家流行喊:在一起、在一起。不管哪個年代,男男女女只要感情好一點,總是會被挖苦。

我說的男男女女,到如今,還真的包括了男男和女女,時代不一樣。我三十幾了,電腦的重量從五千克變成五百克。大家的感情生活卻沒有跟著輕薄起來,反而負擔越來越重。

九歲時,每天,我都會去扯女生辮子。然後,上課聊天被罰站,下課在走廊上玩棒球。報紙用膠帶黏成一坨可以當球,報紙捲成管子可以當球棒。老師來,我們就趕快拆開,說我們在撿垃圾。

那時,我的世界只有男孩,沒有女孩。

有一天上美術課。男生都亂畫,女生都在聊天。只有一位女生,畫得好專心,我都看傻了。我才想起,我還沒扯過她的辮子。就先叫她才女好了。

網球王子常常和才女講話。女生都認為他和才女是一對。他帥、有錢、功課也好。男生都愛棒球,只有他愛網球。女生都喜歡他。

說來我也很笨,都不知道這些。直到我注意到才女,我才聽得到這些。我的世界多了女孩,原來女孩都在聊這些。

我想認識才女。風紀股長有權力調換座位。我給她吃零食,想和她交朋友。她不要,她討厭我,因為我愛講話又愛扯女生辮子。

我說,我可以幫她探聽網球王子和才女的八卦。風紀股長這才幫我調到了才女旁邊。

打從一開始,她就不喜歡我

我的草根味,和才女的氣質根本不搭。

我住鄉下,週末都在田裡玩。對我來說,大自然就是臭。牛糞臭、水溝臭、燒稻草也臭,只有烤地瓜香。長大以後,我在便利商店買地瓜吃,總覺得不夠香,少了一點臭味來襯托。

才女不准我摸她的桌子,中間還畫一條線。我講笑話給她聽,她笑了。

她說,她其實不喜歡網球王子,同學把他們倆送做堆,她覺得很煩。

這件事,我偷偷告訴風紀股長。從此,風紀股長每天去煩網球王子,也不管班級秩序了。這下子,我開心、風紀股長開心、大家都開心。我覺得我做了一件善事。

從此,我每天講笑話給才女聽,還每天問她:「妳今天喜歡我了嗎?」她總是會說:「不喜歡。」

每天重複做同一件事,卻充滿希望

最近,我兩歲半的女兒,常吵著要做這要做那。我都和她說,等她長大就做得到了。有一天夜裡,她吵著要出去玩。我說,要等太陽出來。女兒說,爸爸去叫太陽出來。我說我叫不動太陽。女兒說,等爸爸長大就做得到了。

原來,在女兒心裡,爸爸有一天會叫得動太陽。不知為何,我覺得很受鼓勵。女兒是我的太陽。

孩子就是這樣,充滿希望。九歲的我也一樣,每天重複做同一件事,卻充滿希望。

我那時候覺得,每天都會不一樣。所以我每天問才女喜不喜歡我。直到有一天,我問她:「妳今天是不是一樣不喜歡我?」

她聽完就哭了。我也不知道她怎麼了。

第二天,她沒有來上學。老師說,她父母幫她轉學去念美術班,她以後不會來班上了。

這一天,換我哭了。男孩的世界多了女孩,又少了女孩。

過幾個禮拜,上音樂課。我發現班上有個女孩唱歌好好聽,還有一個女孩很會跳舞。九歲的我,常煩惱要跟誰在一起才好。少了一個,多了兩個。

我又每天衝著她們問喜不喜歡我。如果誰說不喜歡,我就會說我要去喜歡另外一個。現在回想起來,她們應該覺得我很煩。


鼠年春夏閩台班同學請至課程微博留言

我問她,幹嘛講話要嗲嗲的,不累嗎?她說,我要拒絕太多男生了,這樣他們才不會在背後罵我。

家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