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反抗很正常。這就是他撒嬌的方式,不用跟他認真計較。你讓他自己一個人鬧一鬧,一下子就好了。現在,我每天哄女兒睡覺,都只要十分鐘。女兒知道我允許她鬧,不過只限十分鐘。她會盡力去鬧,鬧玩就睡了。我會規定好,調皮的時間與地點,這是我的原則。我不會要求她一定都要乖…

一般來說,她不會馬上睡著。她都要反抗一下才會睡。她會滾過來、滾過去,用頭磨牆壁。她還會站起來。我會抓住她的身體,小心弄倒她,再放平到床上。她躺平以後,又會滾來滾去,磨來磨去,再站起來。我只好又弄倒她。就這樣反覆好幾次。

有一天,我看她還不想睡。我關欄杆門,給她自己玩。她生氣了。她站起來,臉擠進欄杆縫裡,狂叫。我只好回去陪她。我打開門。她臉上多了兩行欄杆印,紅紅的。她繼續滾,繼續磨,又站起來等我弄倒她。我本來覺得很煩。後來,我想到,她抗拒睡覺,是不是想跟我撒嬌呢?她是不是喜歡我弄倒她呢?對她來說,我哄她睡覺,是不是就像在玩遊戲一樣?其實,哄她睡不會花很多時間。只要我堅持,十分鐘以內,她就會想睡了。

回想起來,我第一次哄她睡,那時候她大概五、六個月大。她反抗得很激烈,又哭又鬧,好像吃了一大口芥末。我弄倒她,她很氣。那一次,我花了半小時。幾天以後,她知道抵抗不了我,她乾脆當做一場遊戲。她現在一歲多,她還是會抵抗。但是,她是「象徵式的抵抗」,不會太激烈。我也會「象徵式的逼迫」,不會太嚴肅。我們父女倆,就這樣象徵來、象徵去,她假裝反抗,我也假裝逼迫。

我猜,她想聽話,但是又不想要太聽話。

入睡以前,她會看我,用眼神說:「我剛才表演抵抗,現在要表演睡覺了,看好喔!」她入睡以後,我會幫她擺姿勢。擺到我滿意,我才會關門說再見。有時候,我在那邊擺姿勢,花不少時間。因為我每天的喜好不太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