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商業大導都從暴力色情起步。宮崎駿製作過《魯邦三世》,男主角是好色神槍手,女主角是巨乳竊賊。彈頭加奶頭,還有比這更通俗的設定嗎?現在大可不必如此,家緯老師教你這三招:角色叛逆、事件緊急、道具特殊,一定比子彈和巨乳好用。

好比說《火影忍者》,主角鳴人一出場就在惡作劇。他塗鴉在偉人雕像上面,大家都氣死了,夠叛逆吧。還有《鐵達尼號》主角傑克,他是街頭畫家,但他一出場就在賭船票,而船十分鐘之後要開,夠緊急吧。還有小說《龍紋身的女孩》,開場就先來個神祕包裹,不講任何背景。所有人看到包裹都若有所思,這樣夠神祕了吧。這就是表演。

影視作品的重點就是表演,而不是背景。如果表演不好看,觀眾不喜歡,就沒有機會繼續連載下去。

文字和視覺,說故事方法差很多。小說敘述一段故事背景,讀者還勉強看得下去。影視作品就不行了,必須要先表演。好的影視作品,都是如此。作者都知道要先表演,再來鋪成背景。表演愈多,作品越通俗。那什麼是表演?角色叛逆、事件緊急、道具特殊,這就是表演。

通俗作品,作者綁手綁腳,觀眾也很挑剔,和藝術作品完全不同。驚悚大師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曾寫信給法國新浪潮導演楚浮(François Truffaut),他非常羨慕楚浮可以自由創作,不用考慮觀眾反應,也不用考慮票房。通俗電影最依賴表演。表演才能娛樂觀眾。藝術片完全相反,藝術片反娛樂。楚浮認為,要求導演去娛樂觀眾,是侵犯導演人格。

說起來,自尊心太強,還真做不了商業片導演。不過,商業片大可不必「裸體加屍體」,多點表演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