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念研究所時,要寫論文,又要兼差。我都星期四下午和女生約會。如果她不行,我就約別人。

我研究設計理論,徵求同學來實驗。我請他們看一些配色,再回答問題。為了獎勵他們,我們實驗室都給巧克力,再請教授加分。

巧克力沒了,我也懶得買。我就改成講笑話。就這樣,認識了很多同學。

有一天,我認識了她。她舉止優雅,是親善團團長。簡單講就是校花。我留了她電話。

我約她,一樣約星期四。不過她都沒空。有一次,她還拜託我改時間,我拒絕了。沒關係,既然沒空,就算了吧。好一段時間都沒再打給她,大概半年吧。後來,她自己打來,說她終於有空了。至少我們還約會過一次。

如果你問女生什麼時候有空?她不是再看看,就是最近很忙。你給她一個時間,她才會覺得你會規劃,值得信賴。再怎麼樣,她都留下好印象。這段萍水相逢才不致於什麼都沒有。

寧可因為決定而失去局部,也不要因為不決定而失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