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後來才知道,她是班花。每天,不同男生打電話跟她說晚安,害她沒時間寫報告。我平常不聯絡她,約會才出現,她覺得很好。

我問她:「妳不接不就好了。」她說:「我就想知道他們會說些什麼,而且我不接的話,可能會被他們講得很難聽。」班花的生活也不好過。如果妳能接受像班花這樣的生活,那妳很適合當女明星。

我那時念研究所。學校有交誼廳,學生在那裡等人、聊天、放包包什麼的。我們就是在那裡認識。我看她可愛,就找話題聊天,也講好出來看展覽。我們固定約會,就這樣交往起來。我平常很少打電話給她。我都是約好見面的時間地點,到時候人直接出現,中間不聯絡。

我很老派,覺得交往就是要見面。妳不出來就算了,我改約別人。一直講電話好煩,又還沒交往。況且,我也不是她爸,那麼關心她幹嘛。

班花沒時間寫報告,只好都和強者一組,別人幫她寫。她裝傻、裝無辜,吸引別人幫她做。簡單講,就是賣萌。她也告訴我,她實在吃不了苦,只能當公主。話雖如此,我並沒有特別優待她。現在回想起來,她和我相處,才能放下班花這個角色,當個普通人。

不要把女孩捧在手心裡,她可以自己走,只是需要你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