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說:「雖然對你很抱歉,但這不是我要的,請再做一次。」節目主持人從來不會責怪觀眾。遊戲即便失敗,畫面也都很歡樂。年輕人習慣當觀眾,不習慣當學生。老師又如何能責怪學生?

每次講世界電影市場,一定有同學這樣問。

很抱歉,我也不想潑你冷水。這兩種電影,流程、預算、行銷、市場,都不同。甚至連導演的人格都不同。難道你可以突然換個人格嗎?

大明星毆打狗仔,新聞時有耳聞。為了拍名人隱私,記者甚至排班去偷拍。我們都不喜歡暴露隱私,卻又喜歡看別人的隱私。媒體滿足了這種矛盾。如果你能適應這種矛盾,那你是不可多得的媒體人才。

我常聽到同學感嘆自己沒有才華。你只是在創作這方面沒才華,還有很多方面你沒有嘗試。你怎麼知道你在其他方面沒有才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