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六○年代,法國電影市場,好萊塢只佔了30%票房。在那個年代,人文贏過商業。

不過,好萊塢越來越強,法國人為了保護法國電影,決定要設立電影基金。每張票都要繳稅給電影基金,約10%。好萊塢電影賣得好,就得繳更多稅給電影基金。

九○年代,好萊塢在歐盟,佔了70%票房,在法國也佔60%。但是,法國人還是不學美國。法國電影基金堅持反娛樂,不斷投資藝術片。

每年,上百部案子投向法國電影基金。電影界人士才有資格決定要投資誰。企業如果捐錢給法國電影基金,還可以減稅。法國政府禁止任何人投資特定導演。任何人都不可以單獨投資某位導演,只能捐錢給電影基金。他們還規定:

沒看過的類型優先投資,沒見過的新人優先投資。

法國人用制度創造機會給年輕人,也用制度鼓勵創新。好萊塢的類型片,經常只看到那幾種類型。法國電影故事題材多元,難以分類。這制度是原因。

強制徵稅、投資新人,這兩招幫助法國電影,繼續維持反娛樂、多元的風格。

二○○○年以後,好萊塢在法國市場,慢慢降到了50%以下。法國也變成世界第二的電影輸出國。雖然他和第一名的美國還是差很遠。

好萊塢每年可以輸出三四百部電影沒問題。法國大概只能輸出一百部。民間電影院業者都喜歡進口好萊塢,政府反而喜歡進口法國藝術片。法國藝術片難以分類,也沒有太多娛樂,更沒有意識形態。

各國政府對好萊塢電影多少有點敵意,對法國藝術片卻都相當友善。這是另類行銷。

中國討厭美國。結果,中國進口最多法國片。

附帶一提,中國對好萊塢課重稅。票房收入一半要繳給政府。如果製片雇用中國劇組、演員。那這部電影就可以算做中國電影,不必課重稅。比較起來,法國政府只抽個10%,算是很客氣了。

大家都批評藝術片太自我,很難賣出去,只是自己人拍給自己爽。但那又如何呢?法國新浪潮導演楚浮說:

誰拍這部電影,電影就會像他。導演有多少朋友,作品就有多少觀眾。未來的電影會是愛的行動。(The film of tomorrow will resemble the person who made it, and the number of spectators will be proportional to the number of friends the director has. The film of tomorrow will be an act of love

楚浮的想法,撐起了多少影展,啟發了多少藝術實驗。如果有人批評你,說觀眾不會喜歡你的作品,你不妨學楚浮,告訴對方:你不懂愛。

女人曖昧,就沒有男人感覺失敗。自然越來越多人追她。

家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