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早入行,越能捨棄某些東西

女明星做任何事,都是為了觀眾。如果沒有鏡頭,她就不知道自己是誰。為了鏡頭而活,這就是女明星,這就是她的職業。女明星越早入行,越能夠接受這樣的生活。一旦她接受這樣的生活,她就不會再煩惱親密關係了。她要用鏡頭來得到幸福,不是親密關係。

現在有些實境節目,喜歡找明星和他的小孩來上節目,拍攝他們的生活,拍攝他們親子一起挑戰困難。在鏡頭前,明星才能找到親子關係的價值。他們也訓練自己的小孩接受鏡頭。只有這樣,星二代才能適應演藝產業。

如果觀眾不喜歡星二代,星二代也很難轉行。不過,人類就喜歡看臉。女明星也知道這一點。她的選擇有兩個。第一,她嫁給帥哥男明星,確保小孩也一定會很漂亮。第二,她嫁入豪門,確保自己和小孩都不用做家事,還可以順便代言家電和奢侈品。

總之,龍生龍,鳳生鳳,宅男的兒子會打電動。

媒體魔力就是,使不道德的事看起來賞心悅目

我們親自照顧家人,彼此之間才會感覺更親密。我們照顧家人,不會得到明確收入,也不會開直播給觀眾看。我們自願這麼做,只是為了和對方更親密。這就是做家事的價值。單單只為了對方而作,不為金錢也不為觀眾。只有彼此知道,才是親密。

偏偏觀眾就是喜歡看隱私。所謂故事,就是主角的隱私。販賣女明星的隱私,這件事不道德。即便女明星自願,甚至配合表演,整件事還是不道德。

這樣一來,我在大學教媒體,不就是在鼓勵同學做不道德的事嗎?我變成幫凶了嗎?我還是要老實告訴同學,女明星漂亮的臉蛋,還有她可愛的小孩,使得整件不道德的事情看起來賞心悅目。

大明星毆打狗仔,新聞時有耳聞。為了拍名人隱私,記者甚至排班去偷拍。我們都不喜歡暴露隱私,卻又喜歡看別人的隱私。媒體滿足了這種矛盾。如果你能適應這種矛盾,那你是不可多得的媒體人才。

要媒體乾乾淨淨,怎麼可能?不要太髒就好。畢竟,水至清則無魚,人至聖則無友,山至高則無氧。

女明星嫁給權貴,也是出於無奈

我高中唸男校。音樂班是女生班,全校只有一班。她們班最漂亮的,自然變成校花。每到放學,一堆人圍繞校花,緩緩往車站前進。校花總是頭低低,面無表情,一路走向車站。我那時候是美術社社長。我想邀請校花來當模特兒給大家畫,順便招生。她答應了。我還希望她假日來學校一趟。因為她當模特兒那一天,我要教大家畫,所以我想要先練習。她也答應了。就這樣,我們約了個假日見面。

見面那一天,我們就在教室裡,我畫她。我還記得,她穿了一件白色毛衣。毛衣的毛又多又長,看起來很蓬鬆,下面配了格子短裙。她整體看起來就像隻活潑的小白兔。現場只有我們兩個人,她看起來比平常自在多了,和平常那種拘謹的樣子大不相同。直到那時候,我才覺得她可愛。

後來,她和學生會會長交往。因為她不喜歡這麼多追求者來煩她。她想說,名花有主,大家可以放棄了吧。

我想,女明星嫁給權貴,也是出於無奈。不過,她嫁給權貴,大家又會說她勢利。

真是人怕出名豬怕肥,頭怕發燒腳怕酸。

女孩並不想穿紅舞鞋

安徒生童話《紅舞鞋》,女孩因為虛榮,到哪裡都喜歡穿紅舞鞋。奶奶病重,她還穿紅舞鞋去參加舞會。上帝懲罰女孩,要她穿紅舞鞋不停跳舞。最後,女孩拜託劊子手砍下她的腿,她才擺脫那雙鞋。

在我看來,有些女孩並不想穿上那雙紅舞鞋,但有些男生就想逼她穿。「女神」就是那雙紅舞鞋。他們喜歡把女孩造成女神,也不管女孩是否願意。女孩變女神以後,他們再來騷擾她。女孩不堪其擾,想找個人保護自己。如果這個人剛好是有錢人,他們就罵她勢利,還唱衰她的感情。如果女孩感情不順,他們就說她活該,要她懺悔。這些男生想自己當上帝,自己當劊子手。先捧她再罵她,就是不好好和她講話。

女孩固然可愛,但也不必過度吹捧。因為男孩也很可愛,不必自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