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都做不好的人,才適合當演員

有些觀眾喜歡笨、無辜但可愛的女孩。這些特質,簡稱呆萌,由中文取自日語而來。我講「有些」,只是客氣。其實,我認為大家都喜歡。有些人嘴巴上說不喜歡(這些人通常是女生),她們在螢幕上看到這種角色,還是免不了讚嘆:「唉呀!實在可愛。」

好萊塢為了找到這樣的女孩,甚至創造一套制度。上世紀最偉大的商業導演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說:「什麼都做不好的人,才適合當演員。」這句話什麼意思?意思是說,電影演員的個性不能太認真。平常太認真,他在鏡頭前就自然不起來。可是,你要做好一件事,又一定要認真起來。

明明很認真,還要裝得不在乎,這樣在鏡頭前才自然。電影演員就是這麼矛盾。

所以,希區考克選第一女主角,誰演得最生澀,他就選誰。認真的女孩,一直努力練習演戲,反而選不上。電影和舞台劇不一樣。舞台劇靠演員的演技。電影靠鏡頭和剪接,不靠演員。生澀女孩靠剪接幫忙,就顯得演技自然,楚楚可憐。

總之,認真就輸了。

即便她不是,她也必須假裝

我是大學老師,照理講,我要教同學專業,也要教同學人生道理。以專業來講,女孩子看起來不食人間煙火,星探最愛。星探不要努力奮鬥的特質。女孩如果自己說自己嚮往演藝圈,往往會招來罵聲。

日本女星新垣結衣,官方介紹她說,她只是代替姐姐參加比賽,意外得獎才出道。為什麼有這樣的故事?因為日本男性不喜歡女生有任何主動的意志。女生不可以嚮往演藝圈,只可以意外出道。女生只能被動配合,不可以主動出擊。

新垣結衣真的這麼被動嗎?即便她不是,她也必須假裝。有些女明星明明是老菸槍,舉止又粗魯,可是觀眾喜歡女生優雅,女明星只好在鏡頭前假裝。這些例子不少,請不要逼我舉例。

好,現在來談人生。「為了大家的喜好,你應該假裝一下。」難道我應該要這樣教學生嗎?我還真說不出口。我還是喜歡教學生要真誠。

只能說,過度虛偽是小人,適度虛偽是大人。

如何追班花?把她當普通人就對了

我念研究所的時候,和大學部的學妹交往。學校有一些交誼空間,給學生在那裡等人、聊天、放包包什麼的。我們就是在那裡認識。我看她可愛,就找話題聊天,也講好出來看展覽。我們固定約會,就這樣交往起來。我平常很少打電話給她。我都是約好見面的時間地點,到時候人直接出現,中間不聯絡。

我後來才知道,她是班花。每天都有男生打電話跟她說晚安,害她沒時間寫報告。我都不打給她,她覺得很好。我問她:「妳不接不就好了。」她說:「我就想知道他們會說些什麼,而且我不接的話,可能會被他們講得很難聽。」班花的生活也不好過。如果妳能接受像班花這樣的生活,那妳很適合當女明星。

班花沒時間寫報告,只好都和強者一組,別人幫她寫。她裝傻、裝無辜,吸引別人幫她做。簡單講,就是賣萌。她也告訴我,她實在吃不了苦,只能當公主。話雖如此,我並沒有特別優待她。現在回想起來,她和我相處,才能放下班花這個角色,當個普通人。

不要把女孩捧在手心裡,她可以自己走,只是需要你陪。

富翁的選擇

有個富翁想討老婆。很多人來面試,最後留下三位。第一位女生,說她自己算數很好,可以幫富翁理財。第二位女生,說她廚藝很好,可以幫丈夫宴客。第三位女生,說她自己品味很好,可以陪丈夫出去交際。最後,富翁選了胸部最大的那個女生。

這就是人對媒體的看法。觀眾根本不在乎內容,只在乎看起來是不是符合自己的偏見。在螢幕上,如果你看起來體面,你講假話,大家也會相信。如果你看起來邋遢,即便你講真話,大家也不會相信。

電視普及以後,學者不斷研究觀眾心理。他們證明,人本來就有偏見,螢幕更加強了這種現象。垣結衣為何討喜?因為她符合日本男性對女性的偏見。

說穿了,媒體就是在賣偏見。呆萌少女就是對女生的偏見。女生看起來呆萌,不見得她就是這樣的人。搞不好還完全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