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系學生,都要練習畫人體。

模特兒來到教室,都會先到旁邊的小房間。
她脫完衣服,穿上長袍,才到教室中央。
同學則圍繞她,準備要畫。
教授指示她該擺什麼動作。
模特兒點頭表示了解。
她脫下長袍,擺出動作。同學就提筆畫她。

模特兒都是擺放鬆姿勢:伸懶腰、倚靠牆面、斜躺。
或者是日常動作:走路、坐姿、趴睡。

這些動作,人平常都在做,只是都穿衣服做。

藝術要放下所有目的,表現人體自然放鬆的姿態。

我們看到這些熟悉的動作,用裸體表現出來時,會感覺很微妙。
在公開場合看到裸體,我們不習慣;裸體看起來如此放鬆,我們也不習慣。

人體對我們來說,已經是一種商品。
人體經常出現在廣告上面,或圍繞在商品四周。
這些人體,都帶有情色意味,表現出性感,以誘惑觀眾。
模特兒必須穿上特定衣服,擺出特定姿勢,才能表現出性感,絕不是日常動作。
衣服、姿勢是社交語言,隨時代而變,沒有一定形式。

媒體卻要說服社會大眾,這樣才叫性感。

這就是媒體暴力,卻用性感與甜美來包裝。
那些模特兒看起來如此無辜可愛,大眾很容易就接受了。


延伸閱讀
#自製男人~女記者訓練自己的舉止,偽裝成男人並生活一年。

我問她,幹嘛講話要嗲嗲的,不累嗎?她說,我要拒絕太多男生了,這樣他們才不會在背後罵我。

家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