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故事是聊齋鬼故事,重新用鏡頭語言來說,感覺就是不一樣。
香港動作導演程小東,他當年靠這部作品揚名海外。
倩女幽魂不嚇人、不賣弄陰森,表現出女鬼優雅可愛那一面。

 

重點不是劇情,而是鏡頭運動。
我們來看看導演如何運用鏡頭和觀眾玩遊戲。
導演故意秀某些鏡頭給我們看,害我們緊張兮兮。
緊張大師希區考克說:

作為導演,我導的是觀眾。觀眾就像樂器一樣,隨我操弄。
I was directing the viewers. You might say I was playing them, like an or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