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幽遊白書》、《獵人》作者冨樫義博,他先得新人獎,畫沒多久又大受歡迎。他隨便畫,草稿當完稿。後來,他乾脆不畫,專打電動。紅,隨便畫都有人看。那不紅呢?

只要有人鼓勵,就能堅持下去

同年代,《七龍珠》作者鳥山明,他早期投稿不順,但編輯鼓勵他畫,他才繼續畫。他畫得細又不拖稿,等到流行變了,他才紅起來。

不紅,就要一直畫下去,直到流行改變。說到底,不是不努力,也不是沒才華,只是時間還沒到。很多人等不及,就先改變自己。

為了現實改變自己,即便成功,也覺得遺憾。最好還是做自己,先別管品質,能做得下去再說。

流行是盲目的。一旦紅了,畫得醜也是風格。

我念書時,曾流行傻白甜。我也交了個傻白甜。後來,我才發現我比較愛長腿。咦?長腿也是流行。我好盲目,真糟糕。

管他的,先做出來再說

不管紅不紅,都先粗製濫造再說。比起品質,製作人更重視期限。觀眾也一樣,一直想追新。

電影最多上映一個月。下個月,觀眾要看新電影。沒有人會去看舊劇,除非他看了最新一季,再回去看舊劇。觀眾不愛舊影像,除非他是父母親。

只有父母親會一直去看小孩影片。父母不會嫌小孩醜,醜寶也是寶,越醜越是寶。

即便我長得醜,我還是希望小孩長得像我。不過我好像沒資格說這種話,大家都說我帥。謝謝大家,希望你們不是客套。

看不太到叫藝術,送到眼前叫商業

動漫要追新,影視也是。繪畫和舞台劇卻要懷舊。

《蒙娜麗莎》展了很久,《歌劇魅影》也演了很久,久到我都不知道有多久。看起來,藝術比商業命長。

早在電影發明時,哲學家班雅明就說:「科技越發達,作品消耗越快。」

繪畫和舞台劇傳播得慢,還得排隊,幾十年都看不完。人到現場,也看不太到。《蒙娜麗莎》只有報紙大小。看歌劇其實看不太到演員。

電影、電視傳播得快,網路更是送到手裡。觀眾同時看不用排隊,幾個小時之內,全世界就看完了。

班雅明還說:「影像消耗得太快,天才導演不夠用,不得不用庸才導演。」哲學家專說風涼話,說別人是庸才,應該叫他自己來導導看。

不是我看外表,只是愛我的剛好腿長而已

哲學家自己來導戲,大概只有楚浮。他是評論家,尖酸刻薄,理論一堆。大家嗆他自己來導。他真的導了,還變大師。可惜他死得早,五十幾歲吧。

天才都短命。大家都說我天才,所以我很注意健康。

班雅明講話酸。羅爾斯就親切得多了。他不欣賞天才,時間地點剛好而已。

如果妳胖在唐朝,那妳是美女。如果妳胖在宋朝,那妳是路人。如果你黑在歐洲,那妳是美女。如果妳黑在亞洲,那妳又是路人了。

在羅爾斯眼裡,美、醜、天才、庸才,都是因為當下流行。流行變了,標準就變了。他認為,好的制度就是:流行不影響個人命運。

羅爾斯真是個理想家,不追流行。我就不行了。我喜歡長腿妹妹,也娶了長腿妹妹,又生了長腿妹妹。現在又多了弟弟,腿應該也很長。這樣一來,我們家就我腿最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