帥哥只會吹一個音還是帥。醜男能吹整首,還是醜。

不夠帥也不夠有錢,就不能在一起。這樣還有人權可言嗎?

亞里斯多德曾問,最好的笛子應該要給誰?有錢人、帥哥,還是演奏家?答案當然是演奏家。

這樣一來,大家可以聽到最棒的演奏。但亞里斯多德卻說不是這樣。

最好的笛子交給演奏家,滿足了彼此的目的。即使演奏家沒有吹給大家聽,只是自己吹。我們還是應該給他笛子。

亞里斯多德提醒我們,我們決定事情,不能因為結果、效果、利害。這樣做,沒有人能幸福。

如果最好的笛子很貴,會落入有錢人手中。反正有錢就是任性,不是買來吹,而是買來收藏。這樣一來,笛子不快樂,演奏家也不快樂。

因為不夠帥也不夠有錢,就不能在一起。這樣還有人權可言嗎?

企業家許文龍買下世界名琴,再借給優秀提琴家。我懷疑,許文龍是亞里斯多德投胎轉世。

光是這故事,就足以打敗所有對手
Amazon

人不是為利益投票,而是為自己人。

喬治•萊考夫《別想那只大象》

他這本書已經是總統競選指導手冊。

兩名候選人出來競選。明明A候選人的政策對勞工比較有利。偏偏勞工就是想投票給B。

學者:你知道A的政策對你比較有利嗎?
勞工:我知道啊!
學者:那你打算投給誰?
勞工:我要投給B。
學者:為什麼?
勞工:因為B看起來比較像自己人。

美國勞工

這位B,就是美國動作巨星阿諾。

阿諾代表共和黨出來選州長。他出身低,刻苦努力,終於出名。

英雄不怕出身低。阿諾代表這種價值。

冬天健身房關門,阿諾打破玻璃闖進去。沒有暖氣,他的手結凍,和啞鈴黏在一起。他放下啞鈴。他的手掌皮整片掉下來,黏在啞鈴上。

photos from getty image

光是這故事,就足以打敗所有對手。政策好壞,還有誰會注意呢?

候選人考量選民利益,大家不一定就會投給他。

大眾或許仇富,但形象更重要。川普也很富有。但他自負自傲的態度,吸引白人男性。反之,希拉蕊小心謹慎,政策完善,卻給人感覺陰險。這就是螢幕形象,總和現實不同。

保險業務員為你利益著想,你也不一定買。對方太聰明,你反而會感覺不安。

大眾不相信聰明人,相信自己人。

對手攻擊:有興趣不一定做得好。該如何反擊?

同學說:「人應該要選擇自己有興趣的工作。這樣才會投入,也才會做得更好。」

想想看,這樣說,問題在哪?

他前面講出價值,很好。但後面,卻會引來反例。

有些人本來沒有興趣,後來越做越好,才喜歡。這種例子很多。

我們論述一件事情,必須堅守價值,不要談利害。策略有三:

價值論、利害論、制度論。

三大辯論策略

我們要贏過對手,可以從三方面證明:價值更高、利益更多、制度更公平更有效。

最好的打法,就是價值論。事情牽扯到利害,就會有無數的反例與作法。

只談價值,不談利害,是最佳策略。

同學說:「人應該要選擇自己有興趣的工作。」這句話已經講出價值:自由選擇。

不管身分,人都應該可以自由選擇職業。

假如,某人條件不好,但他堅持選擇某項職業。我們要協助他。

我們要照個人的意願來協助他。其實,只要人受訓,大多都能做到合格。

超越前人要看運氣、天份。做到合格卻人人皆可。

這樣做,並不是因為他最後能貢獻社會。我們是為了幫助他實現自我。

在這過程中,他能感受到友善。進步的社會,每個人都能感受到安全、友善、不受壓迫。

我們的對手會質疑我們浪費社會資源。我們可以這樣反擊:

如果社會只追求效率,不考慮幸福,這不是人。獅子只敢吃小斑馬和老斑馬。老斑馬落後,其他斑馬不會理他。牠們會任由獅子吃掉牠。我們不是動物,我們不應該這樣做。

如果再有人懷疑你的興趣,你就說:「滾回你的森林去吧,人類社會不歡迎你。」

同學會問:「老師你不是說,找工作時不要談興趣,要說自己很自律嗎?」

沒錯。只有興趣卻不自律,對方也不敢用你。而受訓練,就是證明自己能自律。

絕對服從只追求效率,又不是螞蟻

芬蘭學生參加學科競賽,常在世界前幾名。但芬蘭教育卻反對競爭。

他們禁止學生學太快。他們要所有學生都跟得上。大家都跟得上,沒有人自卑,沒有人放棄自我。

最後,學生大多能找到人生方向。

重視興趣和意願,不是為了社會整體的利益。而是因為,人本來就應該尊重彼此的興趣和意願。

為何我們做不到?芬蘭人口太少,少一個就差很多。我們人太多,無所謂。供需法則。

螞蟻社會最有效率。工蟻沒有個人意願,只能服從。人不是螞蟻。

有人會問,大家都談興趣,那誰會想當清潔工?

要知道,清潔也是一門專業,需要工具和技術。只是大眾忽略了。專業會給人成就感。而成就感,才是人所要的。

很多人為了說服對方,總是談利害。

考量利害看似合理,對方很難反對。

但,只談利益適合投資理財。在生活中,只談利益不談價值,會顯得你無情、勢利。

人如果公開說:「因為符合我的利益,所以我支持他。」這種話會吸引自己人,卻無法吸引大眾。

如果有人只爭取個人利益,而沒有同時考慮正義公平。大眾甚至會討厭他。

一句話就足以毀掉你的公共關係

記者訪問高材生。他念知名國立大學,科系和金融有關。

他想要進外商,想要好待遇。

他說:「我為了念書付出很多,值得更高的酬勞。」

其實,社會才真是為了他付出很多。國立大學拿納稅人那麼多錢,就是希望培養人才來貢獻社會。

我們的高材生竟然只想到自己。他有沒有想過?父母、社會給他舒服的環境,供他專心唸書,他才有機會。他實在是過太爽。

如果他說:「社會給我機會念好大學。我要進外商學習,以後貢獻社會。」聽起來不就好多了嗎?即便虛偽,他也得說。

窮人仇富,大眾附和;富人嫌貧,大眾撻伐。要是你擁有得比別人多,講話要更小心。

你公開面對鏡頭,不需談論利益。利益私底下講講就罷了。政黨再怎麼考量利益,都留給媒體去罵,自己不說。

太過專業理性,會顯得疏離。我們所代表的價值,才能影響大眾。

即使價值不會帶來利益,大眾還是會認同。在你談利益以前,先談價值吧!

我問她,妳不喜歡他幹嘛還接他電話?她說,他要是覺得自己沒機會,搞不好會打你。

家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