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位女性朋友,就先叫她小紅好了。她異性緣非常好,不缺司機,不缺搬運工,不缺電腦工。她經常收到名牌包。生日都辦在夜店包廂。奢華是一定要的。她也利用曖昧關係,幫自己找到工作面試的機會。男人為了表現自己人脈廣、吃得開,總是大方為她介紹機會。她很容易就當上主管,但是手下都不太願意聽她指揮。大家都覺得她靠關係。不過,她利用跳槽的機會,一步一步增加收入。她最大的資產,就是這些曖昧關係。曖昧就是她的一切。

每個男人都覺得小紅喜歡自己,卻又不太確定,這是曖昧。每個同事都懷疑小紅能力不足只是靠關係,但又不敢講出口,這也是曖昧。就連小紅自己,也不太確定自己是不是喜歡這一份工作,這還是曖昧。她能力不足卻坐領高薪,心裡不踏實。她只能繼續經營曖昧關係,再次找到跳槽機會。

就靠這兩招,男人黏過來

她的方法是什麼?兩大工具,簡訊和化妝。她喜歡傳簡訊給所有對象。任何生活大小事,任何心情,她都會分享給所有人。男人看到簡訊,內容好像是在跟自己撒嬌,看完心裡就癢癢的。但仔細一看,簡訊並沒有提到特定對象,寄給其他人也不奇怪。我也收過她的簡訊。收了幾次以後,就發現她的內容不一定是寄給我。我回她:妳該不會不只寄給我一個人吧?她回:被發現了,哈哈。

她寄簡訊給那麼多人,總是有人會回應。其實,大多數人都會回應她。因為,她還有第二項工具,那就是化妝品。她走彩妝路線,都參考時尚雜誌來化妝。她的妝化得重,但變化多端,不俗豔,看起來很新潮。我曾經以辦聯誼來賺錢,什麼牙醫、工程師、會計師都辦過。我都自己當主持人炒氣氛。我會請小紅來。有些男生特別大男人,只要有她在,他們就會很高興。小紅總是會一邊嗲嗲地笑,一邊恭維對方。

下班後,世界由這兩件要素組成

這種婚姻聯誼,本來就會有一些人是職業樁腳。不是所有男生都喜歡小紅,也有些人喜歡活潑清新的女孩子。各有所好。小紅看外表,只要有帥哥,她就會想辦法靠近。我當主持人也會刻意幫她一把。有一次,朋友一起去吃到飽。小紅也去了。她吃得少,大家就關心她。她說:「你不知道現在的女生沒有在吃飽的嗎?」

對我來說,小紅和這些大男人活在另外一個世界。小紅的簡訊讓這些男人覺得自己不會被拒絕,面子顧得到。小紅的妝也讓這些男人覺得,帶她出去很有面子。他們喜歡幫她,原因就是這樣。如果要我找個詞來形容的話,我覺得這一切可以統稱為「應酬文化」。我做過婚禮攝影師。新娘子為了拍照,必須要化妝。這我可以理解。像小紅這樣,每天都要化得這麼厲害,那也太累了吧。任何事情都應該趁白天開會的時候,明白講出來討論。何必在下班後,在酒精和濃妝之間討論。可是,有些人喜歡這樣,我也只能尊重。

用這個來孝敬前輩總是沒錯

我還聽說,有些公司經理人會聚在一起,組成品酒會。每個月固定聚在一起,喝名貴的酒。酒從哪裡來?年輕的經理人、下游廠商,他們負責買酒來供奉前輩。應酬文化發展到這樣,也算是一絕。如果我們的企業要走向國際,還是要從公開的公共關係下手。多研究大眾的意識形態、價值觀、偏好,少一點私下往來。企業之間聯絡感情,也可以公開一點。我曾經接過一個案子,對方要我到外商聯誼聚會上,幫客戶畫人像。現場是商業大樓的空中游泳池,時間是下午。我和另外兩位藝人,一位是魔術師,還有一位小丑。三個人就在那邊表演。那些外國人就在泳池邊喝酒吃肉。我想,應酬也不一定要在晚上嘛。

杜絕應酬,讓一家人團圓吧

我想,我來教大家公共關係,就是希望大家要相信公正公開的力量。我們要勇敢講出價值觀,吸引大眾,也接受大眾批評。但是,我們也不能否認,社會有些角落,只會用應酬文化來處理事情。拜託大家,杜絕應酬,讓小紅回家吃飯吧。也希望社會不要再製造更多小紅了。保守社會走向進步,如果步調太快,一定會發生很多奇妙現象。社會期待女性自主,又不希望她真的自主。小紅就是這種現象。那些男人為了面子,替她介紹跳槽機會。這樣一來,小紅就沒有機會好好做事培養能力。我真希望女生都可以發揮能力,不用靠外表也能引起注意。也希望男生不用靠應酬也能接得到訂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