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某個人很會賺錢,因為工作帶來更多快感,他反而更不會花時間在家庭。

家庭與事業,哪個更重要?

大家都會說家庭重要。但,真是如此嗎?

還是有很多人為了工作犧牲家庭。

有人會問:那也是不得已的呀,不上班哪有錢吃飯?

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

那麼,錢多一點,就不會犧牲家庭了嗎?事實剛好相反。

那些高薪的人,也常常犧牲家庭。

人經常言行不一。說一套做一套。明明為了工作犧牲家庭,卻還是愛說家庭很重要。

如此一來,問卷就不準了。

如果大家填問卷,答案和實際行動不一樣。那我們就沒辦法預測行為了。怎麼辦?

所以,大家才要來修家緯的課。

我們不能直接問:工作和家人哪個重要?這兩樣東西根本不一樣,無法比較。如果我們要問出真實態度,那我們就要用金錢和時間來描述一切。

金錢和時間是社會契約,兩者還可以互換。比如,我們常用時間來計算酬勞。

方法如下:

我們先請受試者填寫基本資料,瞭解他的收入水平、工作型態,還有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再問他:

在您週末的家庭時間。假如您的客戶(案主、老闆)要求您出來工作,並支付您額外的酬勞。

請問您:在週末,對方至少要多付您多少酬勞,您才願意出來工作?

工作一小時,時薪多給10%。對方下次再找您出來的機率也增加3%。但小孩有點不滿。

工作兩小時,時薪多給15%。對方下次再找您出來的機率也增加6%。但小孩很不滿。

工作三小時,時薪多給20%。對方下次再找您出來的機率也增加9%。但小孩會生氣。

工作四小時,時薪多給25%。對方下次再找您出來的機率也增加12%。但小孩氣瘋了,再轉為悲傷。

工作五小時,時薪多給30%。對方下次再找您出來的機率也增加15%。小孩變得麻木,不鳥你了。

選項依此類推。酬勞增加越來越多,工作機會也增加。但潛在風險也越來越高:小孩越來越恨你。

以前同學設計過一些經典案例,比如:您願意花多少錢救癌末的家人?

如果我們直接問,大家一定回答:花多少錢都願意。

應該這樣問:

手術風險70%,多花5%手術費,手術風險減少3%。手術若成功,可再活一年。若不手術,則可再活3個月。

手術風險70%,多花10%手術費,手術風險減少6%。手術若成功,可再活一年。若不手術,則可再活3個月。

手術風險70%,多花20%手術費,手術風險減少9%。手術若成功,可再活一年。若不手術,則可再活3個月。

手術風險70%,多花40%手術費,手術風險減少12%。手術若成功,可再活一年。若不手術,則可再活3個月。

手術風險70%,多花80%手術費,手術風險減少15%。手術若成功,可再活一年。若不手術,則可再活3個月。

醫療費用越高,效益不變,但風險減少。費用以倍數增長,風險卻只是線性減少。這很符合醫療現實。

還有一些案例:為了留學放棄娛樂、為了成績放棄戀愛、為了成功放棄友誼。

任何人生問題,只要我們懂得用金錢時間,配合風險變化,都一定能問出態度。

只要我們多調查幾回,就能找出精準的範圍。

正確的問卷,一定都是用時間與金錢來描述選項,同時還要考慮潛在的風險,這樣才真實。

我問她,妳不喜歡他幹嘛還接他電話?她說,他要是覺得自己沒機會,搞不好會打你。

家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