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很會賺錢,因為工作帶來更多快感,他反而更不會花時間在家庭。

家庭與事業,哪個更重要?

大家都會說家庭重要。但,真是如此嗎?

還是有很多人為了工作犧牲家庭。

有人會問:那也是不得已的呀,不上班哪有錢吃飯?

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

那麼,錢多一點,就不會犧牲家庭了嗎?事實剛好相反。

那些高薪的人,也常常犧牲家庭。

人經常言行不一。說一套做一套。明明為了工作犧牲家庭,卻還是愛說家庭很重要。

如此一來,問卷就不準了。

如果大家填問卷,答案和實際行動不一樣。那我們就沒辦法預測行為了。怎麼辦?

我們不能直接問:工作和家人哪個重要?這兩樣東西根本不一樣,無法比較。如果我們要問出真實態度,那我們就要用金錢和時間來描述一切。

金錢和時間是社會契約,兩者還可以互換。比如,我們常用時間來計算酬勞。

方法如下:

我們先請受試者填寫基本資料,瞭解他的收入水平、工作型態,還有和家人相處的時間。

再問他:

在您週末的家庭時間。假如您的客戶(案主、老闆)要求您出來工作,並支付您額外的酬勞。

請問您:在週末,對方至少要多付您多少酬勞,您才願意出來工作?

工作一小時,時薪多給10%。對方下次再找您出來的機率也增加3%。但小孩有點不滿。可用一個愉快夜晚來彌補他。

工作兩小時,時薪多給15%。對方下次再找您出來的機率也增加6%。但小孩很不滿。可用愉快週末來彌補他,但須連續兩週。

工作三小時,時薪多給20%。對方下次再找您出來的機率也增加9%。但小孩會生氣。可用愉快週末來彌補他,但須連續四週。

工作四小時,時薪多給25%。對方下次再找您出來的機率也增加12%。但小孩氣瘋了,再轉為悲傷。可用愉快週末來彌補,但須連續三個月,且失敗機會為20%。

工作五小時,時薪多給30%。對方下次再找您出來的機率也增加15%。小孩變得麻木,不鳥你了。可用愉快週末來彌補,但須連續三個月,且失敗機會為40%

選項依此類推。酬勞增加越來越多,工作機會也增加。

潛在風險也越來越高:小孩越來越恨你,需要花更多時間彌補。但也有能彌補失敗。

以前同學設計過一些經典案例,比如:您願意花多少錢救癌末的家人?

如果我們直接問,大家一定回答:花多少錢都願意。

應該這樣問:

手術風險70%,多花5%手術費,手術風險減少3%。手術若成功,可再活一年。若不手術,則可再活3個月。

手術風險70%,多花10%手術費,手術風險減少6%。手術若成功,可再活一年。若不手術,則可再活3個月。

手術風險70%,多花20%手術費,手術風險減少9%。手術若成功,可再活一年。若不手術,則可再活3個月。

手術風險70%,多花40%手術費,手術風險減少12%。手術若成功,可再活一年。若不手術,則可再活3個月。

手術風險70%,多花80%手術費,手術風險減少15%。手術若成功,可再活一年。若不手術,則可再活3個月。

醫療費用越高,效益不變,但風險減少。費用以倍數增長,風險卻只是線性減少。這很符合醫療現實。

還有一些案例:為了留學放棄娛樂、為了成績放棄戀愛、為了成功放棄友誼。

任何人生問題,只要我們懂得用金錢時間,配合風險變化,都一定能問出態度。

只要我們多調查幾回,就能找出精準的範圍。

正確的問卷,一定都是用時間與金錢來描述選項,同時還要考慮潛在的風險,這樣才真實。

我和工作,哪個比較重要?

有時候,小孩或情人會問這問題。

這個問題沒辦法回答。兩樣東西性質不同,沒有辦法比較。

如果我們回答說:當然是你比較重要。

這時候,對方很快就會想到反例:那你為什麼花這麼多時間工作?

說甚麼你比較重要,根本是說謊!遲早被看穿。

工作無法取代家人,家人也無法取代工作。

工作做得好,人會感覺快樂。這種快樂,來自多巴胺。一種化學物質。完成任務時,大腦會分泌多巴胺。

家人陪伴,人也會感覺快樂。這種快樂,來自催產素。另一種化學物質。與他人合作時,大腦會分泌催產素。

「我和工作,哪個比較重要?」我們會覺得這問題很困擾,甚至覺得對方無理取鬧:「工作已經很累,還要回答這種問題!」

我們覺得困擾,真正的原因是因為:工作和家人,雖然相關,但性質畢竟不同。

既然如此,我們應該怎麼回答?如果我們很想問類似的問題,又該怎麼問?

雖然我需要工作,但是我不愛工作,我只愛你

彼得杜拉克,現代管理學之父,他說過,工作給人三樣東西:酬勞、成就感、社會地位。

酬勞。這不用多說,大家都知道。

成就感。工作越困難,越感覺到成就感。

社會地位。升遷、名聲、人脈,這些都和工作有關。

任何工作,缺了一種,都很難做得長久。

酒店小姐薪水高,成就感卻見仁見智,社會地位也不一定會成長。

小姐要一直做下去,不容易。除非她有打算要當媽媽桑,那可能就OK。

我想,同學大概也注意到,彼得杜拉克對工作的看法,並不包括愛與歸屬。

雖然有些人會說自己熱愛工作。創辦人,或是董事長,適合這樣說。

一般員工這樣說,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

如果小孩或情人,硬是要拿自己與工作比較。

我們這樣回答最理想:「雖然我需要工作,但是我不愛工作,我只愛你。」

這樣回答,很合理,也沒有說謊。

家人、情人或朋友,都和愛與歸屬有關。工作倒不一定。

可是,難道我們就不能說自己熱愛工作嗎?

我想,我們還是可以這樣講。

不過,當我們講熱愛工作時,主要還是指:酬勞、成就感、社會地位。而不是指愛與歸屬。

當工作能符合這三項要求時,所有人都會熱愛工作。

家庭不一定能給我們這三項。

我們照顧家人,不一定有酬勞,社會地位也不見得會提升。成就感可能有一些,因為做家事也需要技巧。

家庭,主要還是愛與歸屬,這需要雙方合作。

人在工作中也需要和他人合作。不過,那是為了任務,不是為了愛。

電影《橫山家之味》。老父親是醫師,眼裡只有工作。退休後也不做家事,連幫太太買牛奶都覺得羞恥。傳統東方家庭,看重角色與分工,卻少了彈性與合作。可想而知,老父親和家人關係都不好。故事的結局很樂觀,老母親依然敬重父親。現在日本人已經通過法律,太太可以分得丈夫一半退休金。此法一出,日本中年離婚更盛行了。

人與他人合作良好,而且是為了愛,這會刺激大腦分泌催產素。

工作與家庭,雖然都需要勞動,不過目的不太一樣。

你經常訓練大腦甚麼方向,大腦就會往那邊發展。

多巴胺要是經常分泌,大腦就忘了催產素了。

我們要是太專注工作,太少照顧家人。久而久之,大腦就不需要催產素了。

<!-- Copy & Pasted from YouTube --

動畫《北斗之拳》。生死之鬥太激烈,勝利後,會帶來最強烈的多巴胺。一旦放鬆下來,反而覺得失落。家人朋友會刺激大腦分泌催產素,但主角的大腦已經不能接受催產素了。

我們陪伴家人,時間不見得要多,但一定要規律、可預測。

規律、可預測,這個是親蜜關係基礎。

如果家不規律也不可預測,人會覺得很不安全。

規律可預測,到底有多重要?

如果人創傷太嚴重,比如說遭到性侵,或參戰。

大家應該有聽過這種故事:

有少女遭人性侵。第二天早上竟然還替對方做早餐。甚至繼續來往。

為什麼?

第一次遭人性侵,少女感覺一切都不可預測。

如果少女後來主動去找對方,那就變成可以預測。 

 

對了,剛才有個問題忘了回答。

如果我們想問對方:「我和工作哪個重要?」

但又不希望對方困擾,那該怎麼問比較ˋ理想?

「我知道你需要工作,但是你還是愛我,對吧?」

你說自己很積極,大家就叫你倒茶水。你說自己有效率,大家就叫你管事情。

家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