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有一次過年,我玩電腦遊戲。
我一直玩到深夜,女朋友就來唸我:
太晚睡對身體不好、看螢幕太久對眼睛不好、你到底要玩多久、你已經玩很久了‧‧‧

她每隔幾分鐘就來唸一次。而且還越來越激動。
「幹嘛一直來煩我。」我問。
「人家只是想跟你說說話。」她說。

女朋友哭。

我打遊戲不理她,她覺得沒辦法參與,感覺我忽略她。
她用生氣來表達自己很重要。
女朋友希望我注意她,但她講不出口,只好找一些理由來煩我。

「雖然我打遊戲,可是你還是很重要,你最重要了。」我說。
女朋友開心。

現代自我心理學之父‧阿德勒說:

我們生氣不是因為別人,
是因為我們自己想生氣。

在阿德勒眼中,人是為了發脾氣找理由,而不是因為某個理由而發脾氣。
發脾氣很爽,但是無故發脾氣又顯得太幼稚,只好找個理由。
如果人感覺自己權力不夠,或不受尊重,就更容易找理由來生氣了。

我們都有聽說過,某個女生總愛抱怨男朋友,叫她分手她又不分。
她希望大家知道,她付出很多,是個好女友。
結果,男朋友就變成壞人了。

公關便利貼:


#我們往往忘記吵架的細節,卻記得自己很生氣。
#我們都有這樣的經驗:為了處罰某人,刻意生氣。
#我們都希望自己看起來是正義的一方,才會抱怨他人來顯得自己善良。 

現在,老師跟孩子說,什麼答案都可以。孩子想,既然什麼答案都可以,那我就不找答案了。

家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