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已經瞭解,人會利用情緒來達成目的,也會為情緒找理由。
有一位紀錄片導演,她專拍社會運動。
她發現,年輕人參加抗議,多半不了解問題。
「他們就是憤怒,想反抗,管他是甚麼理由,有理由就可以。」她說。

我覺得,公關就是:

給大眾憤怒的理由

如果我們希望大眾支持,有個方法非常方便:塑造壞人。
某人位高權重,大多是因為制度對他有利,而不是因為他邪惡。
可是,大眾容易相信他很邪惡,而不是制度有問題。

1.人有善有惡,我們要消滅邪惡。
2.人沒有善惡,只是資源分配不均。

以上兩句話,第一句話更吸引我們,但第二句話才是事實。
兩種理念我們都聽過,只是我們更容易記住善惡,卻忽略事實。

某個組織團體腐敗邪惡,我們很容易接受這種說法。
但事實卻是,法規落後,罰則不夠嚴。

我們謾罵、譴責,情緒發洩完了,也就忘記問題了。
甚至,我們故意允許邪惡。
別人邪惡,就會顯得我們善良。

面對大眾,我們不能直接談問題:

大眾容易回應是非、善惡、情感,卻對問題無感。

學者專家經常談論問題,也常引用數據、證據。
大眾很難承認他們講得對。

人不喜歡別人比自己聰明,也不喜歡承認自己無知。

你的朋友是否跟你說過這樣的事:

#某人向大家發表意見,內容雖然不錯,但他態度顯得太優越,大家反而不接受。
#某些錯原本無關緊要,但因為當事人態度惡劣,大家卻另眼相看。
#某些人會以受害者姿態來指控他人,以可憐來博取同情。

現在,老師跟孩子說,什麼答案都可以。孩子想,既然什麼答案都可以,那我就不找答案了。

家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