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劇本用來指揮劇組,它不是小說。

他們不要聽你解釋,他們要你指揮

劇組裡,每個人看劇本,都只會去看自己的任務,不會管別人的任務。

一場戲,第一段就該交代所有道具。

假如,一場戲寫到最後,又增加道具。美術組只看第一句,他們不會去準備這個道具。

要是導演去怪美術。美術只會覺得:明明劇本沒寫好,與我何干?美術瞧不起導演,但不會說出來。

你要是惹毛美術,他就不想盡力。那你的作品就慘了。

好萊塢習慣,每一場戲一段一段都要照規矩寫。

第一段,要寫時間、地點、氣氛、道具,這叫時空提示。美術人員只看這一段,不管後面。

第二段,要交代所有角色的相對位置,還有走位。誰先出來,誰後出來。攝影師要看這一段。

第三段,要寫角色動作、氣質、狀態,這給演員和造型師看。

第四段,角色對白。只有演員會看。

卡麥隆高效寫作風格,你一定要學
photos from getty image

《鐵達尼號》和《阿凡達》是史上票房前兩名,導演是卡麥隆(James Cameron)。

我模仿他的風格,寫一段劇本:

我們來到地下室的入口,看到一段階梯,通往暗處。光線灰暗,嶄新的牆面顯得氣氛冰冷。角色先停在入口處。

男性,年約二十,在講手機。

怪物躲在階梯底部,先秀給觀眾看一眼。

角色走下階梯,態度輕鬆,他會在階梯上來來回回,一下靠近怪物,一下又遠離。觀眾會因此緊張起來。

最後,怪物勾到角色,拖進黑暗中。

角色的對話如下(手機中):

男:什麼時候要再約?上次真的很爽。
對方:你那裡收訊不太好。
男:從來沒有這麼爽過。
對方:現在有好一點。
男:要是每次都能這樣就好了。
對方:怎麼又聽不太清楚了
男:啊!(尖叫)。
對方:哈囉!哈囉!你還在嗎?

以上。誰該看哪一段,都清清楚楚,不會有人搞錯。這是影視劇本。

綜觀全局,超前部屬,這就是導演語言

來看一下,卡麥隆當初怎麼寫這一段:

陶德開冰箱,抓一罐牛奶。

畫面盯住珍妮。陶德在廚房遊走,並在珍妮身後咆哮。陶德走出畫面外。珍妮換手聽電話,她向畫面外伸出手。

碰!的一聲以後,聽到液體流動聲。

她的手在畫面外,不知幹了什麼事?別急,等一下鏡頭移過去,我們就會知道了。

卡麥隆寫出動作、走位,還有鏡頭應該怎麼動。一點也不像小說。

我們再看一場:

一般來說,劇本不需要寫太細,但也會有例外。

劇本大致可以分成:1. 故事初稿(script or first draft) 2.拍攝劇本(screenplay)。

故事初稿只寫場面、大動作、對白,偶而寫點提要。因為不寫鏡頭運動,比較好讀。

拍攝前劇本,由於要拿來執行,會多寫拍攝細節,顯得較難閱讀。

如果導演和編劇不是同一人,編劇不敢隨便寫鏡頭,以免得罪人。

以下這場戲,要拿來拍攝了,寫得比較細。動作不激烈,但很細膩。

場 89
(鏡頭緊跟約翰和莎拉)
他們移出一塊東西,緊緊盯著看。
那是一塊方形物體,質感像陶瓷,暗紅咖啡色,尾端還有金屬接點。大小約像是骨牌。
仔細觀察的話,其實有好幾個小小的方塊連接在一起。
這些特徵很明顯,Cyberdyne公司裡那塊破損晶片,和這東西很像。
現在,觀眾終於知道(Now we know),為何科研人員看重那塊破損晶片。因為那是終結者的大腦。

(稍遠)約翰觀察終結者。終結者眼睛大開,但動也不動,關機了(dead)。
約翰抬起終結者的手,強迫它動。內部機構發出怪聲。那隻手,動作僵硬猶如死屍。約翰放開那隻手。那隻手卻停在半空中不動。莎拉檢查晶片。

約翰:你看得到開關嗎?

莎拉不理約翰。她盯著終結者。
鏡頭看回晶片。
莎拉把晶片放到桌上,拿起鐵鎚。
約翰發現莎拉想毀掉晶片。趁鐵鎚落下時,約翰趕緊衝過去。

約翰:不!

約翰雙手護住晶片。
莎拉差一點就要打碎約翰的手。

莎拉:約翰,走開!
約翰:不要殺他。
莎拉:毀掉,不是殺,他不是人。
約翰:好!只是機器。但我們需要他。

約翰的手死死守著晶片

莎拉:我們最好是靠自己。
約翰:但是他是未來世界的證據。那場戰爭還有一切。
莎拉:我不相信他。這東西殺不死的。相信我,我很瞭解。我們不會再有機會毀掉他。
約翰:聽好了,媽。如果我真的會是偉大的領袖,你偶而也該相信我的領導。如果你都不相信我,還有誰會相信呢?

聰明的孩子。他征服她了。莎拉勉強點頭。約翰捧起晶片,研究了一會兒。

約翰扳動晶片開關。現在,這塊晶片可以學習新事物了。
約翰一副苦瓜臉。他裝晶片到終結者的頭顱裡。
終結者的視線:光線閃動,爆出一串數據。影像成形。
鏡子裡,莎拉和約翰站在終結者身後。

終結者:出了什麼問題嗎?

約翰瞄了一眼莎拉,一臉歉意。然後轉頭對終結者微笑。

約翰:沒事。沒問題。

對白之間夾雜動作,這就叫演員指導。如果寫太多,會得罪演員。

演員:「怎麼?你嫌我不會演。要你教嗎?你誰啊?」

卡麥隆自編自導,又是大導演,他也不一定叫得動演員。經常吵架。

演員指導少量就好。以免同時得罪導演和演員。

打架這種事,交給專家

動作片。現場都有請動作指導。

打架怎麼打?鏡頭怎麼走?全部交給動作指導就對了。

編劇只需要寫出流程就好了。

編劇一般不擅長打架,也不一定會在片場,寫出來不一定就拍得出來。

另外,編劇要是擅長打架,通常就自己上陣了。

#內景。維克的家,客廳。續前

四名面罩男進來客廳,一副警戒模樣。
他們都擺好架式,預備好要開槍。
主角衝入走道,來到他們之間。
主角開槍兩次,一次射向胸口,一次射向頭。
一個敵人倒下,主角挪步閃開繼續殺向另外兩個。

#內景。維克的家,廚房。續前

現在只剩下一個敵人。他緊縮身體,靠在廚房牆邊。

#內景。維克的家,客廳。續前

維克瞄準。
廚房的燈打出敵人的影子。
維克朝牆裡開槍,兩次。                         

#內景。維克的家,廚房。續前

維克毆打敵人的背和頭,又把他摔到地上。                         

#內景。維克的家,客廳。續前

前門傳來敲門聲。
約翰(維克)放低手槍走向門邊,從鑰匙孔瞄出去。
他看到吉米站在門廊。
約翰一下子把槍收到褲子後面,去開門。
兩人之間一陣尷尬。

愛德華:約翰。晚上好。
約翰:愛德華。晚上好。
愛德華:你又回來忙了嗎?

約翰跟著愛德華的眼光,看向地面。
愛德華視線前方剛好是一個死人。

約翰:也不算。只是和俄羅斯黑幫有些事要處理。
愛德華:喔!那麼看你想怎麼處理都行。我這邊盡量幫你掩蓋。
約翰:謝啦。不過,你還是欠我。
愛德華:那件事啊。我還記著。
    (短暫停頓)
愛德華: 晚安啦,約翰。
約翰:晚安,愛德兄

這樣寫,演員才演得自然

對白大多集中寫在一起,方便演員閱讀。

演員先讀一整段動作,再讀一整段對白。

演員自己想像,要怎麼結合動作和對白。這樣子,演員才能演得自然。

劇本寫太詳細,對白之間穿插太多動作,演員反而演得很拘束。

總之,炸雞沒有健康不健康,只有脆不脆。劇本沒有好不好,只有正確不正確。

鼠年春夏閩台班同學請至微博討論

明知道觀眾討厭,卻還堅持微笑,這就是廣告。

家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