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鋼鐵人II》主角史塔克。在大家面前,他總是在炫耀自己。在人後,他卻不斷檢查自己的身體狀況。鋼鐵裝的瑕疵害主角中毒。只要沒人看到,主角就檢查自己中毒的狀況。

電影開場,史塔克主持開幕儀式。他演講到中間,播紀錄片給觀眾看。他趁觀眾在看紀錄片,竟然就拿個小儀器檢查自己的血液。他還站在台上,但他完全不管。哪有人會這樣。導演故意這樣拍。他要利用前後對比來表現主角內心。

酒吧這場戲也是這樣。前一場主角還和大家有說有笑,後一場主角躲進廁所一個人煩惱。人前一個樣,人後一個樣。角色不說謊,就不會有魅力。

人不會無緣無故講出內心話,人最常講場面話。內心話都藏在場面話底下。主角在人前講場面話,私底下講內心話。觀眾也活在人類世界。我們要故意展現主角前後不一,觀眾才會進入主角的世界。前面一場講場面話,後面一場就來講點內心話。場面話、內心話交錯,觀眾才看得下去。這是基礎。

最高境界是,主角都講場面話,但是觀眾卻能自行想像主角的內心話。《鋼鐵人II》這幾場戲設計得很好。導演設計前後場,編劇設計對白。這才是演技。

要記得,是導演和編劇在說故事,不是角色。

我們來看以下範本:

場一,內景,診療室。光線慘白,氣氛冰冷。
醫師與中年男子對坐。
醫師:時間剩下不多了。
男子:我知道了。
醫生: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儘管告訴我。
男子:沒甚麼問題了,謝謝。
醫生:一定要回診。記得。
男子:該來的還是會來。

場二,內景,公寓門口。凌亂但溫馨。
中年男子進門,九歲女孩迎接。
女孩:好晚喔!我要處罰你。
男子:今天比較忙。
女孩:我罰你今天不能吃冰淇淋。你怎麼了?
男子:沒什麼,比較忙而已。
女孩:好啦,你可以吃一口。不要難過。
男子:沒事,我沒事。
男子抱緊女孩。
女孩:這麼難過。不罰你了。等一下一起吃。好不好?

範本中,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脈絡,不會直接回答對方問題。

這就是對白AB法。A有A的脈絡,B有B的脈絡。

好的對白必須模擬人類心理。對手戲,雙方可以偶而接一下對方的話,但不能每一句話都去接話。人平常很少去聽別人講話,都是在找機會插話。更別說是接話。人聽不到別人的內心話,只能聽到自己的內心話。每天,人都在想自己的事情。即使我們想別人的事情,也多半和自己有關。人最關心自己。可以說,人每分每秒都在和自己對話。人還很喜歡說服自己相信自己。人也最煩惱自己的未來。就如同歌手趙傳唱的:「每次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總是睡不著。我懷疑是不是只有我的明天沒有變得更好。」

好比說,法拉利停在路邊。車內,大叔和辣妹調情。年輕人經過。他不能直接評論這台車。對白不能提到畫面中的東西。他可以這樣說:「如果我有一天也能像這樣就好了。」這句話表現出主角內心。這樣才能吸引觀眾注意。因為故事就是主角的隱私。不過,他也不能自言自語。那樣會顯得很怪。我們可以幫他找個配角。配角是他的好朋友。兩個人很熟,講出內心話很自然。

我們再來看另外一個範本:

女:你還是在乎我。
男:別走,留下來。
女:我一直在等你,你知道嗎?
男:我這次不會再讓你走了。
女:我等到心都死了。可是我還是在等。
男:任何要求我都可以答應。
女:你總是那麼任性。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我覺得我就愛你這樣。
男:你想結婚我們就結婚。時間地點都聽你的。
女:我本來也很期待我們的未來。可是,我發現我沒辦法去想像。
男:不然,我的財產都給妳管。這樣總行了吧?
女:你總是不擇手段。我不想變成你的目標,我只想好好愛你。
男:我知道我虧欠妳很多。給我機會補償妳,好嗎?
女:你從來都不明白我的意思。即使你這樣對我,我還是愛你。
男:我真的很後悔。我保證我不會和以前一樣。
女:再這樣下去,你會變得不一樣。
男:妳鬧夠了沒有。我不准妳走。
女:天吶!我真的有病。一直等不到,還一直等。我竟然還覺得有點快感。
男:總之妳今天走不了了。有什麼要求妳盡管說,但是妳就是不能走。
女:我不能再看到你這樣了。我今天一定要走。
男:不管怎樣,我都要阻止妳。
女:離開你,我才能永遠愛你。

男女都沒有直接去接對方的話,這樣觀眾才看得出人格不同。我們個別抽出男女的對白,串在一起。他們各自的脈絡就會更清楚了:

女:你還是在乎我。我一直在等你,你知道嗎?我等到心都死了。可是我還是在等。你總是那麼任性。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我覺得我就愛你這樣。我本來也很期待我們的未來。可是,我發現我沒辦法去想像。你總是不擇手段。我不想變成你的目標,我只想好好愛你。你從來都不明白我的意思。即使你這樣對我,我還是愛你。再這樣下去,你會變得不一樣。天吶!我真的有病。一直等不到,還一直等。我竟然還覺得有點快感。我不能再看到你這樣了。我今天一定要走。離開你,我才能永遠愛你。

男:別走,留下來。我這次不會再讓你走了。任何要求我都可以答應。你想結婚我們就結婚。時間地點都聽你的。不然,我的財產都給妳管。這樣總行了吧?我知道我虧欠妳很多。給我機會補償妳,好嗎?我真的很後悔。我保證我不會和以前一樣。妳鬧夠了沒有。我不准妳走。總之妳今天走不了了。有什麼要求妳盡管說,但是妳就是不能走。不管怎樣,我都要阻止妳。

一方面好像是在回應對方,一方面又像是自言自語。這就是最好的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