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家常用一問一答來解釋背景。那樣子不真實,也不吸引人。頂尖作家不這樣寫。劇中人物不知道觀眾在看。他不應該為觀眾解釋任何背景。就像我們在外面聽到陌生人講話一樣。

以《鐵達尼號》劇本來說,大多時候,導演卡麥隆還是照標準格式來寫。不過,他偶而也會寫得像小說。比喻他也會用。尤其在重大場面,他喜歡在最後一句,寫些比喻,來強調這場戲的意義。

這條原則您聽完以後,一定會覺得豁然開朗。有時候,真相就在我們身邊。只是我們太熟悉四周環境,反而看不出環境之中的秘密。藏一棵樹最好的方法,就是放在森林裡…

種種戀父情結,顯得女主角在感情上被動無比。講她戀父還太客氣,根本是戀帥。(圖/想見你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