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松齡活在十八世紀的中國。如果他的女主角是現實中的女人,讀者不能接受。女人不能這麼主動,還沒結婚就到男人家裡睡。女鬼就沒關係了,狐仙也是。他們不是人,和誰睡都可以。處女情結作祟…

故事情節太美好,讀者寧願相信它是真的,也不願戳破

蒲松齡很敢寫。他的《聊齋》其中一篇是這樣。狐仙變成美少女,來服侍主角。以日本人的話來說,就是女僕。狐仙編講義,幫主角複習。她幫主角生小孩。她還給主角錢上京考試。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給他錢、給他身體,還能給他講義。給錢給身體,我能理解。騙財騙色現在也常聽到。連講義都可以做得出來,這到底是哪招?男主角也真的太懶。難怪作者蒲松齡都考不上。哪有女生會這樣,明明就不可能。可是故事情節實在太夢幻,讀者寧願相信它是真的。還有一篇。白天狐仙來服侍主角。晚上女鬼來服侍主角。這兩個女生都聞到對方的味道。狐仙警告主角,晚上那一位是女鬼。女鬼也警告主角,白天那一位是狐仙。主角很天真,不覺得怎麼樣。他只覺得自己很有魅力,害兩個女生互相忌妒。你說,這夠不夠白目,夠不夠大男人?有一天,狐仙晚上也來,遇到女鬼。兩人打架,現出原形。主角才嚇一跳。

她最後還是得回頭來愛最爛的那一個。處女情結作祟

這種後宮題材,日本人學去了。不少日本動漫都像《聊齋》一樣。各種美少女來愛男主角。有些是動物、有些來自魔法世界,還有外星人。幹嘛要這樣設定?繞一大圈回來,結果還不都是差不多嗎?男主角普普通通,偏偏美少女都愛他。反正都是美少女,是不是女鬼有差嗎?老實說,有差。蒲松齡活在十八世紀的中國。如果他的女主角是現實中的女人,讀者不能接受。女人不能這麼主動,還沒結婚就到男人家裡睡。女鬼就沒關係了,狐仙也是。他們不是人,和誰睡都可以。處女情結作祟。一方面要滿足自己的幻想,另一方面還要考慮社會觀感。蒲松齡包裝得很好。

現代作品也有很多這種題材。韓劇《来自星星的你》。男主角帥、有錢,還有超能力,更是癡情。世界上哪有這種男人?沒關係,他是外星人。我是編劇,我愛怎麼編就怎麼編,不然你咬我啊。日本漫畫《流星花園》也是。女主角衫菜愛過一遍之後,又回來愛第一個。這些前男友還來祝福她。父權社會下,佔有更多伴侶,本來是男性的特權。受父權影響,女性讀者也想要後宮。但她在精神方面又有處女情節。社會總期待女人忠貞卻不同樣要求男人。這就是為什麼衫菜最後還是得回頭來愛最爛的那一個。不像瑪丹娜唱的Like A Virgin。歌詞表明她愛上另一個人。她感覺自己又像處女了。

美國小說家史蒂芬‧金,他說:「如果作家為了娛樂自己而寫,就會寫得好。」我很喜歡這一句話。作者考慮讀者的反應,這很自然。但是,他如果處處討好讀者,讀者也不喜歡。如果作者敢直接寫出自己所有的慾望,故事反而更吸引人。